当前位置:首页>维修保养>济南75岁老人曹立沛守护大钟30年

济南75岁老人曹立沛守护大钟30年

 

济南75岁老人曹立沛守护大钟30年border=1height=336src=http://www.iweixiu120.com/static/uploads/2e217742b6baddd30aaa5e33f8b6a42c3d12f79d.jpgwidth=450/
 

这两张拍摄于老火车站的照片
 

“听说大钟在铁路局展出了,我两晚上都没睡着觉。”一说起钟楼上的德国大钟,75岁的曹立沛老人嗓门顿时高了。老火车站、钟楼、大钟,对于济南铁路局退休钟表师曹立沛来说,是一场难以释怀的情愫:他曾守护大钟30年,当年也是他含泪亲手拆了大钟。“如果钟楼复建,大钟上岗,别看我70多岁了,宝刀未老,只要找齐零件,一定能修好大钟!”
 

他守护了大钟30年:一年上弦50多次,大钟的脾气他最懂
 

每周六9:30,敲开一楼的售票室门,爬上二楼,拎起两个大砣,沿着盘旋的木梯,爬上七层高的钟楼楼顶,用镶着金属猫头鹰的木质大摆杆调准时间,拿出摇柄,插到机器里给钟表上弦……
 

几十年后,曹立沛依然清晰记得给大钟上弦的每一个细节。“两个大砣重40斤,不是像他们说的百来斤,那样一手一个可提不起来。”曹立沛说,上弦这些步骤,他几乎每周一次,一年50多次。
 

曹立沛是1958年进入铁路系统的,作为济南铁路局里的三名钟表师之一,他们负责校准和维修车站、火车、驾驶员、扳道工的表。1963年开始,他就与师父一起维护和保养德国大钟。从1972年起,他开始独立维修和保养德国大钟。“大钟必须每周六9:30上弦,如果拖到下午2点,大表就停了。”曹立沛说,天冷了大钟容易走快,天热了就容易走慢。于是,他们要根据气温变化,将时间钟摆的螺丝旋紧或者旋松,保证大钟的时间准确。按照规定,大钟的时间误差不能超过1分钟。曹立沛说,当年和他一起守护大钟的另两名钟表师都已去世,现在最熟悉大钟的就剩他了。
 

他陪大钟走完最后一程:本来走几百年没问题,无奈亲手拆了它
 

“德国人造的机器就是好,走了80多年,零件磨损还不大。”曹立沛说,他经历了1964年、1968年和1972年三次大钟大修,大修一次用15天—20天。“大钟要是不拆,走几百年都没问题。”在风雨中挺立80多年、就连炮火也没有撼动的老钟,却在1992年车站扩建时轰然倒下。工友们听说要拆老火车站钟楼的消息后,纷纷留影留念,曹立沛也拍了好几张。
 

“接到上级命令,我带着四五个人拆了大钟。”那一天,给他留下了伤心的记忆:“拆了一个多小时,后来送到西站的仓库了。”曹立沛说,他们把拆下来的部件进行了统计、编号,然后上交。所有零部件一个都不少,希望将来有一天,在某个地方能把它组装起来。“就像收养了一个孩子30年,你又亲手毁了它,那是一个什么心情!”
 

他盼着大钟重见天日:如果配件齐全,我还能将大钟装起来
 

1992年7月1日8:05,精准的大钟停止转动,从此淡出人们视线。伴随着老钟的拆除和电子表的应用,十几年后曹立沛也退休回家。
 

再后来,听说大钟又找回了,不过钟摆却不见了,“那个猫头鹰就是大钟德国厂家的徽记。这个零件很关键,时钟的快慢、精准都与它有关系。”曹立沛说,很多人传说那是金的,其实他最清楚,那是铁的。
 

11月19日,本报刊出大钟在铁路局展出的消息后,老人第二天一早,就去了胶济铁路陈列馆,看到大钟的残件,他心里五味杂陈。曹立沛说,当年拆大钟的时候,他就想着有一天能再安上。“别看我70多岁了,如果配件齐全,我还能将大钟装起来。”
 

调查 2223人六成赞成复建
 

关于是否复建钟楼,济南也曾动议过,后来因争议不断而搁置。在学者的争论声中,形成了旗帜鲜明的两派:赞成者认为,国外已有先例;反对者担心,难免形似神亡。那民意又如何呢?
 

12日,由济南市发改委、市政府研究室联合本报、舜网、爱济南新闻客户端推出的“为民办实事请您来点题”活动中,“老钟楼,复建否”话题引发广泛关注。截至12日19时,共有2223名网友参与有效调查。
 

结果显示,2223名市民中,有1335人赞同复建老钟楼,占全部被调查者的60%,反对者有747票,另有部分人在爱济南客户端投票时勾了“无所谓”。赞同者认为,老钟楼复建道出了这些年难解的遗憾,勾起了老济南难以言说的情怀。而反对者则认为修个假的没意义。
 

老火车站图纸收藏者徐国卫:
 

“请问40岁以上的济南人,是否都对老火车站有难以磨灭的记忆?”徐国卫问。身为济南市政协委员、收藏家、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馆长的徐国卫是复建老火车站的坚定支持者。
 

徐国卫手里珍藏着济南老火站的设计图。这份珍贵的设计图纸是他无意中寻得的,现如今陈列于西客站片区的济南报业大厦三楼的山东中国文学艺术博物馆,也是镇馆之宝之一。记者看到,整张图纸长95厘米,宽64厘米,另外,徐国卫还收藏有老火车站的地基图。
 

“如果复建,我愿意献出这些宝贵材料。”徐国卫说,“重建既有警示作用,又能延续历史。”徐国卫建议,可以通过“众筹”的方式将老火车站恢复起来,打造成文化展示的中心或其他文化场所,让它再次成为这座城市的标志性建筑,让济南人魂牵梦绕的老火车站靓丽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