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资讯 > SIHH江诗丹顿推出首款大自鸣腕表

SIHH江诗丹顿推出首款大自鸣腕表

TIME:2018-06-22 11:40:37    来源    点击:

SIHH江诗丹顿推出首款大自鸣腕表

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

Symphonia Grande Sonnerie交响乐大自鸣1860

2017年,江诗丹顿尤为专注于精湛制表技艺的研发,并藉此推出品牌首款大自鸣腕表:高级制表业中极其罕见的一种表款。这是对极致钟表功能的创新演绎,操作简便、简洁流畅的线条堪称典范。多个设计独特的安全装置避免了不当操作对零件可能造成的损伤,727个零件组成的机芯会在整时整刻进行报时,这一报时模式(大自鸣和小自鸣)通过表圈调节,同时还可通过一个表冠按钮激活三问报时功能。这件非凡的作品展现了江诗丹顿以简约的艺术诠释至高复杂功能的技艺。

图片1.png

在2017年日内瓦国际高级钟表展上推出的独一无二的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Symphonia Grande Sonnerie交响乐大自鸣1860,是江诗丹顿历史上首款大自鸣腕表,融合了两大超凡技艺。全世界只有屈指可数的制表大师可以打造这一登峰造极的复杂功能,而且对于使用者来说操作简单,安全可靠。江诗丹顿自行研发并制造的全新1860机芯搭载超卓复杂功能及精密的双向手动上链机械结构,整个研发过程历时10年,更拥有创新的安全系统。这一安全系统可以保护由表圈和表冠按钮控制的报时机构免受任何不当人为操作造成的干扰。一位制表大师花费500小时将727个零件精巧地组装起来,完美的机械协作最终构成了多项罕见又备受推崇的复杂功能:大自鸣、小自鸣和三问报时。这枚定制的白金表款是微型化技术的杰作,同时拥有迷人纯粹的外观设计。传统意义上的报时机构通常位于表盘的下方,而这款原创的设计可以透过表底盖一窥报时机构。这款经由日内瓦印记认证的作品延续了2015年推出拥有57项复杂功能、世界上最复杂的时计―参考编号57260的传统,是江诗丹顿卓越制表技艺的象征。

江诗丹顿:登峰造极的复杂功能

在精密技术和机械工艺的“名人堂”中,报时腕表可以算是钟表复杂功能中最罕见且最受推崇的功能之一。除了专业上的精湛技艺,还要求一双对乐音有敏锐品鉴能力的耳朵,这类尊贵的时计包括:按需依次对时、刻、分进行报时的三问功能;以及在整时整刻进行自动报时的大自鸣功能和仅在整时进行报时的小自鸣功能。大自鸣功能对微型化工艺要求极高,技术和乐音工艺异常复杂,运行时还会消耗大量的动力,因此被广泛认为是登峰造极的复杂功能。这需要对动力和复杂机械的极高掌控力,才能把几百个零件装配在一枚腕表中。由于大自鸣功能需要有足够的动力(24小时之内该机构会启动96次,并进行912次鸣响),还要同时确保纯净优质的报时乐音,是一项名副其实的高难度挑战。

江诗丹顿:真正的大师级工艺

尽管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Symphonia Grande Sonnerie交响乐大自鸣1860是江诗丹顿制作的首款大自鸣腕表,但品牌在18和19世纪便已掌握了这一复杂功能所需的技艺,并推出过大小自鸣怀表(1827年)和大自鸣三问怀表(1908年)。自19世纪中期以来,江诗丹顿在此领域一直处于业内领先地位,并致力于将报时机构与其他复杂功能相结合,如计时或天文功能。进入20世纪后,腕表诞生并在市场上快速崛起,江诗丹顿也适时地将其制表专业技艺运用于腕表上,例如:1991年推出的1755超薄三问机芯,2005年品牌藉250周年推出的世界上最复杂的双面时计,除设有三问功能外还拥有其他15项复杂功能,以及2013年推出的世界上最纤薄的三问机芯 1731。

这款大自鸣复杂功能不仅需要多年研究所积累的专业经验,更需要不断研发和调校。自1992年第一枚大自鸣腕表诞生以来,仅有极少数的独立制造商和独立制表师掌握这项在机械制作及微型化方面要求极高的技艺。

这款新作是江诗丹顿勇于挑战,将大自鸣、小自鸣和三问报时机械机构装载于直径仅为37毫米,厚度仅为9.1毫米的机芯空间里,这是一件真正的制表艺术作品。

江诗丹顿:精湛的机械工艺

这款独一无二的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Symphonia Grande Sonnerie交响乐大自鸣1860经由日内瓦印记认证,标志着技艺和工艺方面树立的全新高度,展现了品牌对机械复杂性、动力和声学技术的掌控。

这款江诗丹顿自行研发并制造的1860机芯是一款双向手动上链机械机芯,由727个零件组成,且完全由手工调校、装饰和组装。这需要一位经验丰富的制表大师花费500小时的耐心制作。小时、分钟、小秒针、大自鸣、小自鸣和三问……这种集成式的结构意味着报时机构与小时和分钟功能直接相连,机芯必须被视为一个整体,需要极大的动力支持每天产生96次鸣响的大自鸣功能。因此这款腕表搭载了两个发条盒,一个负责机芯的运作,另一个负责报时机构,可分别提供72小时动力储存和20小时大自鸣模式的报时动力储存。

基于创新设计理念,其复杂精致的机械结构在多方面都有突出表现,如三种报时模式选择——大自鸣、小自鸣和静音——通过一项前所未见的原创设计所实现:透过将表圈旋转30度作调校,表圈上有一个刻度指向表壳侧面所雕刻的报时模式标识——PS、GS和SIL。三问功能则通过位于3点钟位置的表冠按钮启动。顺时针方向旋转滚花大表冠为机芯上链,逆时针旋转则可为报时机构增加动力。

该机芯的另一个主要特点是消除了“幽灵刻钟”(phantom quarters)现象,这表现了品牌对报时音在和谐度与规律度上的追求。报时音由两个音锤敲击单组音簧产生,通常来说,小时和分钟报时之间短暂的停顿时刻被称为“幽灵刻钟”。不论时计是整时、整刻还是分钟报时,每次鸣响之间的间隔均一致,报时规律流畅又连贯。

此外,报时机构还配置了一个非拖曳式“奇想”跳时定位簧(jumper-spring),可确保整时和整刻的精准报时。这一自发机构仅在时计鸣响时才会启动,因此可以节省动力并提升机芯精准度。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构成1860机芯的齿条、触发轴和蜗形轮,这些在常规设计中位于表盘下方的部件,得益于这枚机芯的独特结构,可透过透明蓝宝石水晶表底盖一窥究竟。这些先进的技术、声学和动力相关的特性造就了这枚精致复杂的机芯。令此枚机芯独一无二,非比寻常的复杂。

江诗丹顿:操作简单、安全易用

大自鸣时计之所以独特是因为它极其复杂的机构由上百个零件精密组装而成。因此不仅需要佩戴者在使用时掌握一定的知识并且还要严谨仔细。为了将这一高级复杂功能变得更加简明易用,江诗丹顿研发了多项原创安全系统。它们能够保证不同时计功能的正常运作,同时确保其免受人为操作失误的影响。在设置时间时,无法进行报时鸣响(不论是自动报时还是按需报时)。同理,在报时过程中——不论是三问还是“自动”报时——在报时完毕前时间设置都被处于锁定状态。一种报时功能进行时,其他报时功能不会被开启。因此,如在报时过程中切换模式,报时模式锁定装置会确保报时完毕后再切换模式。最后,如果发条动力不足,无法支持时计正常进行完整鸣响,报时机构则不会启动,不论是自动报时还是按需报时。

江诗丹顿:以简洁定制优雅

这是一款追求简约设计的时计。纯粹的美学理念突显了机械机构的复杂性,机芯置于直径45毫米的18K白金表壳之中,搭配可供顾客特别定制的表壳外侧图案。表底盖雕刻有“Pièce Unique”(独一无二的表款)字样,表壳饰有精美的条纹雕刻装饰与表冠上的滚花图案相互呼应。受到品牌古董报时怀表的启发,以18K白金打造的银色调表盘亦散发出一丝精致的低调,乳白色,圆沙纹或涡形纹修饰工艺,以白金打造的棒形时标和指针,以及采用黑色氧化处理的两根指示针。

小秒针位于7点钟位置、5点钟位置为动力储存指示,2点钟位置的报时动力储存通过一枚蛇形指针指示,这些组合营造出和谐大方的效果并且独具现代风格。江诗丹顿的阁楼工匠部门还可为这个独一无二的款式提供表壳和表盘定制服务,籍此展现品牌卓越的技艺和创新,以及品牌自18世纪以来被称为“阁楼工匠”的日内瓦制表工匠们定制经典设计的传统。品牌始终坚持卓越的制表技艺,个性化和独家制作的精神。

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Symphonia Grande Sonnerie交响乐大自鸣1860搭配黑色鳄鱼皮表带和18K白金折叠式表扣,并经由尊贵的日内瓦印记认证——与江诗丹顿其他系列保持一致。完全符合这个独立且至高无上的印记所有的严苛标准,是对原产地、精准度、耐用性和制表专业技艺的保证。这款时计还配有一个尊贵的展示盒以及一个可以放大乐音并提升报时和谐感的“时间之声”共鸣器。
 

上一篇:扮女神不仅要有仙女裙 还得有华丽的头饰下一篇:航行的最佳选择 宝玑Marine GMT 5857